最近黄桃罐头杀疯了,网上很多人开始热烈讨论,他们记忆中的味道是什么!

我是一个嘴巴很刁的人,出去吃饭,即使是最好的酒店,我也能挑出题,这道菜油重,那道菜味道太酸等等。

但事实上,我自己也不会做饭,我说不会做,不是说我不能做饭,是说我做饭,也就是说,我的家人不情愿地吃,可以进口,食物煮的程度,和美味的外观完全无关。

当然,我不是唯一一个这样做的人。事实上,我母亲的烹饪也是如此。因此,每年春节期间,如果我想在家里留下食物,我都会预订去酒店。我们母亲的手艺真的上不了桌。

我妈妈偶尔会心血来潮,做一大桌黑菜。每当她想要的菜,她都可以放在一个锅里煮,做几盘没人愿意吃的东西。

有时候我忍不住,我就吐槽她,让我天黑不开灯省电,却不知道她每次浪费的菜都不知道能开多少小时的灯。

但就是这样的母亲,她也有特长。

面条

我妈妈会做一碗美味的面条。

柔软雪白的面条,清澈的汤底,没有其他东西,放一勺肉油,在下面的过程中,放一个鸡蛋,面条,清汤白面与上面的白包黄蛋,最后撒一把葱,桌子的一端,烟卷曲,香味溢出!

每次离家回家都要吃一碗妈妈做的面条。

病了,痛了,抑郁了,就想这一口。

眼泪和笑声都在那碗面条的烟雾中流淌。

我想这可能就是生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