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鲁吉亚萨卡什维利作为苏联独立外出后的第三任总统,激怒了俄罗斯,吞下了俄罗斯五日战争的苦果,被中国人民唾弃。我不得不在东欧国家之间徘徊,最终觉得我可以在乌克兰取得巨大的成就。

于是在当年泽连斯基在乌克兰总统竞选期间,他们开始聘请顾问,后来加入乌克兰国籍,泽连斯基把一个州交给了萨卡什维利。

一个连总统都做不好的人,很难成为一个好的州长。最后,萨卡什维利退休了,想回到祖国寻找发展机会。然而,他已经成为一只奶奶不爱叔叔的街头老鼠。他一进入格鲁吉亚海关,就被当局下令逮捕,并立即投入拘留中心。

据说在过去的一年里,萨卡什维利已经成功地减掉了42公斤的体重,每个人都脱相了,但当局仍然拒绝放手,坚持认为他是在假装大蒜,想通过自残获得保释出狱的机会。

就在最近,泽连斯基听说了老朋友的悲惨经历,突然母爱大发。尽管巴赫姆特战争紧张,但每天都有数百名乌军死亡,大量乌军死亡基辅人们仍处于没电没水的境地,呼吁格鲁吉亚当局留情,将萨卡什维利移交给任何欧洲国家、美国或乌克兰,只要他们不在格鲁吉亚受苦。

泽连斯基的语气很大,不仅要做格鲁吉亚的主人,还要做欧美的主人,真的忘了自己算多大了。

事实上,萨卡什维利本人宁愿死在国内监狱,也不愿去乌克兰,因为它等于死亡,可能无法保留整个尸体。

当然,格鲁吉亚当局不会给喜剧演员面子,但会看的欧盟还有美国人的脸。而且在美西方眼里,萨卡什维利早就该死了,因为早就没有价值了。

泽连斯基应该警惕萨卡什维利目前的经历,因为这是美国和西方走狗的结局。也许老萨的今天是他自己的明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