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王广才

说到石榴的味道,吃过的人都会说:要么酸,要么甜。。但是我家乡有一种石榴,味道独特。刚开始吃酸,然后又甜。我家乡叫半口。就像山里人的生活一样,辛酸过后是甜的。叫它的名字,也有生活的感觉!

奶奶住在老房子的东边,在门口的院子墙上,有一棵高大的石榴树,郁郁葱葱的叶子,是一半的石榴,这是奶奶的宝贝。初夏,树上的花是红色和华丽的,仲夏,阴凉的太阳,中秋节,硕果累累。每当有客人或参观,称赞石榴树长得好,奶奶都很高兴。

当石榴成熟时,这是奶奶最快乐的时光。看着绿树成荫的圆石榴,她脸上的皱纹里充满了微笑。摘下石榴后,奶奶应该留下几个又大又圆的石榴,放在篮子里挂起来,让它们在新年期间供应。剩下的自己留下几个,然后分配给叔叔、我们和阿姨。

我曾经问奶奶为什么喜欢半口石榴。奶奶说:石榴是你爷爷种的。有它是一个想法。看石榴树就像看你爷爷。半口石榴好吃,酸甜可口,开胃。

石榴树不仅寄托了奶奶的思念,也留下了我们的快乐。我哥哥和我是双胞胎。我表弟和我们一样大。我父亲在外面工作,我母亲要在队里工作,我叔叔阿姨也要在队里工作。我们三兄弟都有奶奶照顾。石榴树成了我们一起玩的地方。石榴花一开始,奶奶也会摘几个,让我们吸花蜜,甜味还记得。石榴煮熟了,让我们品尝新鲜,有些石榴爆裂了,奶奶说那是微笑,晶莹剔透的石榴籽,美丽而美味,现在想想流口水。

奶奶虽然没有文化,但记忆很好,在我的记忆中,奶奶知道很多。在石榴树下,我们依偎着奶奶,奶奶经常教我们生活中的打油诗。冬天一到,我们就教我们九九首歌,1929不出手,3949凌上走,5969河边看柳,7963,路上行人把衣单,八九燕来九尽杨花,九九再九九,小麦入口。春节期间,教我三个:初一饺子,初二面,初三合子回家。五捏嘴,六挑旗,七沫,八福,九鲤鱼。教我们最多的是二十四节气,有时候还让我们背给她听,所以很小就知道节气的排名,什么是春打五九尾六九头。什么春要早打,秋要晚立?背很小。至于树的结果时间,奶奶也有顺口溜:桃三杏四梨五年,小枣栽上就还钱。七月核桃八月梨,六月半头砸吃。奶奶还教我们十二生肖,所以她很早就明白了自己的属相。奶奶是我们的第一个启蒙老师,很多知识不上学就知道了。

奶奶是小脚,所谓三寸金莲奶奶不穿袜子,用长白布裹脚。小时候看着奶奶的脚和我们不一样,很好奇,就问奶奶:为什么脚这么小?奶奶说:是你奶奶包的。疼吗?奶奶。傻孩子,能不疼吗?。这时,奶奶总是若有所思,似乎在回忆痛苦的过去。

虽然奶奶是一只小脚,但她就像她最喜欢的石榴树。她顽强能干。她工作得很好。她已经快70岁了。她的腰很直。她磨煎饼做饭。她什么都干,煎饼薄如纸翅。饺子又快又好看。有的是蕾丝,有的是麦穗形,有的像鱼。我从奶奶那里学会了饺子。

后来人口多了,住不下小院子。我家要了一个新宅基地,奶奶和我家住在一起。奶奶让我爸在新院子西北角种一颗半口石榴。没有石榴的时候,奶奶还是让叔叔留下老房子。我曾经问奶奶为什么每年都用石榴供应。奶奶说:石榴不仅好吃,而且是吉祥果。用它供应,祝福王家多子多福。每年春节,我们八个堂兄弟都给奶奶磕头,奶奶高兴地拿出石榴,让我们吃饱了。虽然石榴皮它已经干了,味道不像以前那么好了,但我们都津津有味地吃了。后来,叔叔盖了房子,挖了一棵石榴树,奶奶伤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奶奶经常说:我的生活并不容易,逃跑吃饭,吃糠咽蔬菜,终于活了下来,但老人没有祝福,石榴树是一个想法。在新种植的石榴结果之后,奶奶仍然一如既往地留下一些。

奶奶快八十岁的时候,我们把家搬到了村东。巧合的是,宅基地西侧有一棵半口的石榴树。奶奶高兴地说:别麻烦了,吃。这时,我们家四代同堂,奶奶成了曾祖母。有一年中秋节,我们都回家过节了。奶奶安排我们摘几块石榴,边吃边赏月。院子里笑得很开心。重孙子重孙女,奶奶开心地闭不上嘴。奶奶说:在我们庄,我们家吃公饭的人很多,日子越来越红火。现在儿孙满堂。虽然我以前受过苦,但我值得。我还是今天的社会好。

奶奶88岁时,一场意外离开了我们。母亲常说,你奶奶这辈子不容易,什么苦都吃。多年后,每当我在院子里看到石榴树,奶奶的声音和微笑就会出现在我面前,奶奶对石榴树的食物,仍然感动着我。奶奶的力量一直影响着我。想到奶奶对我们的爱,我的心仍然充满了温暖。虽然村庄已经搬迁,但原来的记忆永远留在我的脑海里。当石榴长满枝头时,对奶奶的思念加深了。

壹点号 云谷山人

新闻线索报道渠道: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点APP,或者搜索微信小程序齐鲁一点,全省600名记者在线等你报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