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朝位于雍正年间钱塘江浙东有一个著名的相士叫史盲子

算命一直是玄学。自古以来,有真本事的相士很少,大部分都是江湖骗子。然而,钱塘江的历史盲人不知道老师从哪里来。也许他很有天赋,一算一算。看病不能治好自己的病,算命不能算自己的命,但他甚至能算出自己的命。

这史瞎子遇男摸骨相命,遇女闻声说运气好,最出圈就是给乾隆重臣六部尚书时期汪由敦算命。

王由敦出生于康熙末年,成长于雍正年间,在乾隆时期攀登事业巅峰。

王由敦才华横溢,5岁就能读诗读书,112岁就能读懂经文史。每读一节,他都必须审视书籍和原始流派。因此,他的知识进步很大,知识渊博。他小时候和父亲一起搬家常州,长大后,杭州经常与众良师交往,受益匪浅。

雍正年间,浙江巡抚徐元梦见敷文学院为孙子舒赫德聘请了一位更好的先生。时任院长张寻欢徐元梦王由敦推荐。

王由敦上任的第一天,他遇到了徐家的老太太。徐元梦邀请了当地最著名的算命相士史盲子,让他说几句吉利话,让老人开心。

史盲子祝老太太生日,被徐元梦叫到一边,想给孙子舒赫德算算,看看以后能有多少个产品。

当时汪由敦和舒赫德并排站在史盲子面前,史盲子伸出手去摸汪由敦。

徐元梦见装忙说:错了错了错了……”

史盲子点点头说:是的。

摸完汪由敦后,史盲子又伸手摸了摸舒赫德,然后说:这两个人将来都是高官啊。

徐梦元看着汪由敦,但一个寒儒,又是汉人,官能高到哪里去?总不可能比他孙子的官大。

至于汪由敦,他把史盲子的话当作礼貌的话,一点也不在乎。

晚上,这个史盲子居然找到了汪由敦的住所。

他一进门,就对王由敦说:先生不觉得突然。我下午说,你必须把它放在心上。史盲子没有听到王由敦的回应,然后说:你必须努力学习。你未来的官方阶级将高于巡逻政府的孙子。

王由敦听了这话,心里哭笑不得,别人的孩子聪明好学,根红苗正,还是旗人,再怎么也比不上啊。

史盲子知道他心怀疑,叹了口气说:我也没办法。我知道我自己的生活。很快就会有灾难。我能不能逃跑取决于我的丈夫。

王由敦越来越困惑,问道:先生这话怎么说?

史盲子说:我受苦后会有一波转移的趋势。那时候,你应该已经有了很高的权重,也许你可以在危险中救我。今天我给你一些建议,我也想你以后可以念念这滴水的恩情,举手帮我。

说完,史盲子拄着盲杖离开,消失在茫茫夜色中。

不久,王由敦听说徐元梦把史盲子带到宫里,推荐给他雍正。但不知何故,史盲子被分配到边疆做苦力。

时光飞逝,十几年后,到了乾隆年间,王由敦是刑部尚书,负责全国司法和刑狱。

乾隆十年,乾隆皇帝因即位十年大赦天下。

王由敦突然想起了史盲子,于是查阅了档案,发现他还在辽西努力工作。经过仔细调查,史盲子的案子符合特赦条件,所以史盲子被释放了。

史盲子回来后,他没有去任何地方,而是成为了王由敦的门客。他不再随便看别人。福祸全靠一张嘴。他甚至很少说话,过着养老的生活。

然而,如果王家人要求他看相,他仍然不会拒绝。

庚午年,王由敦的长子王承勾勾准备参加科举,王夫人因为担心儿子,整天睡不着,于是找史盲子算算儿子。

摸了王承勾后,史盲子写了两个字:六品。

王夫人看,六品,那不是翰林院的修订还是各部门的主任?然而,王由敦已经是刑事部的尚书,他的儿子不能再被派到各部门工作了。只有高中状元才有可能去翰林院

王夫人一想到儿子是状元郎,就非常高兴,不但能睡个好觉,人也更有活力。

然而,人不如天。今年的科举考试王由敦被派为考官。他的儿子不得不避免不参加科举考试。这不会赢得任何冠军。他甚至没有资格参加考试。看来这次史瞎子失去了计算。

当王夫人再次问史盲子时,他只是微笑着摇摇头,不说话。

结果到了冬天,汪由敦因苏获奖,汪家长子阴袭官职,排名第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