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 篇

陆知暖是后勤部的一个小助理,平时工作就是给其他人整理些文件,复印东西,跑跑腿。

今天是她来公司工作一个月,她双手抱着准备好的文件送去销售部,她靠在电梯墙壁上。

“叮”的一声,电梯门打开了,她抬头看到进来的人,整个身体一僵,她不由自主的往后靠了靠。

顾启宸穿着一身灰色的西装,高大身材,透露出强大的气场,让人感到窒息。

他只淡淡的扫过她,没有半点停留,干脆利落的转身,他身后跟着的秘书和助理走到他身后。

因总裁专用电梯维修中,他直接乘坐员工电梯。

电梯门又开了,外面的人一看到里是站着的顾启宸,纷纷识相的不再进来。

电梯里的陆知暖犹豫了一下,鼓足勇气,轻轻的说道,“不好意思,我要出去。”

秘书回头看了一眼她,侧过身体,让出了一条道。

陆知暖点了下头,小心翼翼抱着文件走了出去,她不敢回头,直到电梯合上她才停住脚步,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四年了,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。她没有学历,没有工作经验,没有技术,找工作比较费劲的。这份工作还是她的闺蜜帮她找的,后勤部的经理是她闺蜜的男朋友,她是走了后门才进来的。

她原以为公司这么大,她工作的地方离顶层很远,所以抱着侥幸的心理来到这里工作,她想这辈子都不可能见到顾启宸。她站了好一会儿,安慰着自己,告诉自己这只是一场意外。

总裁室里,顾启宸坐在老板椅上,抬头看着跟进来的秘书,“刚刚那个女人,是什么部门的?”

秘书一愣,说道,“总裁,这个我需要问一下人事部。”

“不用了,直接把她调到这一层做保洁工作。”他打开面前的文件翻阅着。

“哦,好的。”秘书脸上显示的诧异。

顾启宸抬起眼眸看着她,冷冷的沉声道,“还有什么事?”

“没有,我立刻就办。”秘书点了点头,走了出去。

几个小时后,后勤部的经理卫立城把陆知暖叫到办公室里,“知暖,你收拾一下,去顶楼工作。”

陆知暖疑惑问道,“为什么?”

“总裁的秘书亲自要的人,你去吧!”卫立城说道。

陆知暖心里有些冷,“我可以不去吗?”

“不可以,刚刚程秘书已经强调过了,如果不想去,你就直接到人事部办离职。”卫立城告诉她。

“为什么,我只是想单纯的找份工作,养活我弟弟。”陆知暖低声说道。

“也许不是坏事。”卫立城安慰她道。

陆知暖站在走廊角落里,她知道去了总裁室,她会面临着什么。

四年前,她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公主,在父母的羽翼下快乐的生活着。

直到有一天,父亲喝着乱醉如泥躺在沙发上,母亲坐在一旁哭泣。她刚刚高考结束,推开家门,不知所措的走向他们。

“妈,怎么回事?”她坐在母亲的身边。

母亲摸着眼泪,说道,“知暖啊,咱们家要完了……”

她脸色显示焦急,问道,“妈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“你爸被你高叔叔踢出了公司,让他背上一笔债务,最主要的是,还让你爸爸又背上了偷税漏税的罪名。”母亲抽噎说道。

陆知暖拍着母亲的背安慰着,高叔叔平时对她们家很好,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,不行,她得去找他问个明白。

陆知暖起身朝着门外走去,母亲在后面喊着她,她都没有回不应。

她出了门,站在路边,想了一下,这个时间点只能去会所碰一碰运气。

到达会所后,她跟着几个人的后面混了进去,她头一次来这里,不知道哪是哪?

她在会所包厢外徘徊着,看看能不能碰倒爸爸的朋友,忽然一个身影在不远处闪过。

她跟上了他的步伐,他怀里搂着一个女人站在电梯前,电梯在他们面前打开,两人进入,电梯关上后,陆知暖看了眼上面的楼层,按向了另一边的电梯。

她来到楼上,走廊里很多房间,她不知道高叔叔在哪个房间,她慢慢的向里面走着。走到一个房间门口时,门被打开了,从里面伸出了一双手,把她拽了进去。

漆黑的房间,她被男人按在门上,唇被男人堵住,任凭她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。

等她再一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,她没想到自己会和顾启宸扯上关系,他可是天之骄子,是顾家的太子爷,顾家在整个S城的地位相当高。

她慌乱的穿着衣服,轻轻下了床,偷偷开着门离开。她没在去找高叔叔,直接回了家后。

一个月后,她发现自己怀孕了,这时父亲已经找遍了生意上的朋友,没有一个人帮他,弟弟也检查出疾病,需要一大笔的费用。

父母一夜之间老了不少,她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她在家里考虑的几天,找上了顾启宸。

她以他的名声威胁他,让他帮父亲度过难关,还要给她一大笔钱。她站在顾氏顶楼上,如果他不答应,她就要跳下去。

顾启宸用着她看不懂的眼神注视了她很久,然后很平静的答应她所有的要求,但是他也有一个条件,那就是让她把孩子生下来。

她点头答应,拿着顾启宸给的钱,回到了家。可是到家以后,发现家里被许多人围着,她推开人群,走了进去,他的父母被盖上了白布。

她当时脑子一片空白,晕了过去,再一次醒来,是在医院里,顾启宸站在床边,冷声的开口,“你父母已经不在了,我没必要帮他们,你拿了我的钱,就要保护好你肚子里的孩子。”

陆知暖愣愣看着他,孩子,钱,她还有弟弟,她不能这样下去,她点了点头。

从那以后,她没有见过他。直到生产那天,她被推出产房,他告诉她,孩子已经不在了。他脸色阴沉,语气冰冷。她知道都是因为她,只顾着弟弟,没有在意肚子的孩子。

是她不小心在楼梯上摔下来,才导致早产。当时她的心就像被人挖掉一样的痛……,她就像一个刽子手杀害了自己的孩子。

她养好身体后,带着生病的弟弟悄无声息的离开了。为了弟弟,她开始四处奔波,直到弟弟身体恢复正常回到学校上课。

就在两个月前,她弟弟考上这里知名的大学,她才回到这个城市。

逃了这么久了,也应该为自己做过的错事,承担责任。

下午的时候,她推着车子,来到了总裁室的楼层,做着她的工作,她以为顾启宸会为难她。

可是人家跟本没把她当回事,去会议室开会的时候,从她身边经过,脚步都没有停顿。

陆知暖吸了口气,悄然把心放了下来。

周末的时候,她正要出门,手机却响了,刘秘书在电话里告诉她,让她去顾总家打扫卫生,顺便去干洗店把顾总的衣服拿回来。

挂断电话后,她给自己的弟弟打了电话,告诉他今天她有事不能过去看他了,等下周的。他弟弟没有说什么,提醒她注意身体。

她按照程秘书给的地址,先去了干洗店取衣服,然后去了顾启宸的公寓。

她到小区后,保安把她拦在了外面,她只能给顾启宸打电话,电话号还是刘秘书给的。

嘟嘟嘟……,她心里忐忑,等了三十秒,那边接通,“喂?”

“哦,顾总,是我,陆知暖,我进不去小区。”她如实的说道。

“把电话给保安。”他淡淡说道。

陆知暖把手机给了保安,保安接过,不知道那边说什么,看着保安恭维的态度,一直说着好。

保安挂断电话后,“陆小姐,进去吧!”

陆知暖点了点头,走了进去。她来到了顾启宸家的门外,伸手按着门铃。

门被打开了,站在她面前的却是一个小萝莉,“你是谁呀?”

小女孩只有两三岁的样子,说话还不是那么清楚,眉宇间长得很像顾启宸。

陆知暖突然想起她那个孩子,眼前的小女孩会是她的女儿吗?

“知知,奶奶喝了吗?”顾启宸的声音从屋里传来。

小女孩跑到顾启宸身边,抱住他的腿,“爸爸…宝宝听到敲门声…问这个阿姨是谁…可是她没有回答宝宝的话。”她有些小委屈。

顾启宸抱起她,瞟了一眼门口的陆知暖,“她不懂礼貌,以后知知不可以和她学。”

陆知暖:“…………”

未完待续…………

请关注作者的头条号 [ 飞来的萝卜干 ] 看最新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