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86年7月,福州挖出一座不知名的宋代古墓,墓主人夫妇700多年不腐。考古学家发现情侣体内残留金属颗粒,男子脊椎断裂,不禁让人疑惑:他们是谁?到底又发生了什么?

这一年,福州茶园东麓,一个工地热火朝天。但突然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推土机好像撞上了什么硬物,引得工人过来一看:

我看到土里有一个洞,离地面大约两米半。里面很难看清楚,没多久就露出了一块像棺材一样的木头。

这是古墓吗?

见此,工地负责人赶紧联系了当地文物部门。很快考古队进入现场,发现山坡上确实埋着一座古墓。

整个坟墓用混凝土夯实得很牢固,底部整齐地铺着青砖。深约3米,宽约4米,并排有两个墓室,各埋一口棺材,中间用青砖墙隔开。

从形制上看,像是南宋古墓。经过仔细辨认,棺材里装的是松香,还有一股腐烂的味道。

考古队有序挖掘。到了清理棺材的时候,专门调来了一辆吊车把棺材整体搬开。

当吊车缓缓吊起时,大家惊讶地发现棺材异常沉重,估计有好几吨重。里面埋了什么?

棺材被打开的一瞬间,棺材里的场景让所有人都感觉像被电流瞬间穿越了一样:

棺材里灌满了透明的棺液,水中躺着两具保存完好的古尸。一男一女似乎是一对。男的身高1米75左右,女的身高1米5左右。虽然他们的皮肤有皱纹,但他们保存完好,像睡着了一样生动。

考古队深感震惊:要知道,南宋距今已近800年,但在炎热多雨的南方,这两具古尸却保存完好,可以说是考古发现的奇迹!

后来福建医科大学研究古尸解剖,更多细节浮出水面。

这个人五十多岁,身材魁梧。他的内脏甚至完好无损,看不出近八个世纪的沧桑。

奇怪的是,男子脊椎骨折,疤痕接近2cm!腹部仍有金属颗粒。经过检测,我们知道这些是水银

此外,和男人一样,女人的身体状况良好。死时40岁左右,胸膜粘连,体内充满水银。这两具尸体,在棺液中检测出大量水银。难怪整个棺材异常沉重。

尸体不腐烂的原因也取决于古墓的环境:坚固的石条和混凝土封条,棺材缝隙周围包裹的松香,还有水银的作用。这样就形成了几乎真空的状态,空气和细菌很难进入。

这时,新的谜题让考古人员陷入了沉思:男子显然是意外死亡,脊椎被活活折断,女子也像突发疾病一样死亡。这些无名情侣是谁?他们后来怎么样了?

要解开这个永恒的谜团,还是得从古墓遗物说起。幸运的是,棺材封住了这对夫妇的生命。

想想衣服和花,女人肯定是含着银汤匙出生的,爱美爱惜美。她的棺材里出土了镂空镀金饰品、银罐、银盒、棱形眼镜、耳环、牛角梳等闺房文物,以及200多件珍贵的丝织品。

其中一面流传千年的三棱镜依然光亮,背面刻着“湖州甄氏家族第十五世叔赵子”。令人惊叹的是,用厚度不到0.12微米的金箔装饰的完美纱布,看上去就像月亮上镶嵌的星星。

重叠的山岗明亮明亮,夫妻之间本该有着深厚的感情。在棺材里,出土了一对金角梳。每把梳子长7.2厘米,它的角被精心打磨。梳子背面镶嵌着精美的金块,上面刻着字。这一定是她热爱和珍惜的东西。在宋代,男女之间互赠角梳,意味着天长地久。

我在想,女人在窗前梳头太阳穴的时候,有没有男人温柔地为她扎过青丝?

可惜他们的故事并不平和感人。因为这个人的身份,他很快就从棺材的一角找到了线索。

那是两对墨书帛,所谓帛帛,下葬时相当于挽联。其中一个写道:

诚实正直是永恒的;仁,骨,劳。军民含泪捧杯;没有好运气,没有好帅。

还有一个写着:夔门希望你天天来,鄂竹人怀孕后会想。此外,它保存于端平二年(公元1235年),即南宋末年皇帝宋理宗年。

可见此人生前为武将,品级甚高,死于夔门一带。夔门又名瞿塘关,现为三峡重地,位于重庆和襄阳之间,也是南宋抗蒙的西战场。

平年间夔门发生了什么?

翻阅史书,原来这一年蒙古集结骑兵,向南宋发起了洪水般的猛攻。当时蒙古军队沿长江向东南方向大规模入侵松土。川蜀刚失陷,夔门就成了生死门。战败的南宋军队紧咬夔门,与蒙古军队决一死战。

但一战宋军战败后,蒙古骑兵如入无人之境,顺流而下,冲向临安。没几年,南宋帝都被攻陷,宋朝的繁华烟消云散。

今天站在战场上,我只能看到金戈铁马在我眼前,两军交战,归于消灭。就在将军浴血奋战的时候,突然一支蒙古骑兵从后面袭击过来,重重地打在了他的背上,将军在战场上英勇牺牲,鲜血直流。

战争结束后,这位中士将尸体运回家乡安葬,由于路途遥远,他体内注射了水银。看到爱人阴阳两隔,妻子无力为自己悲伤,没过多久就去世了。她把所有温暖的记忆都封在了坟墓里,希望能把它们带到另一个世界。

现在,茶园山的佚名宋墓,保存了珍贵的南宋丝绸文物,却只能感叹昔日的故事随风飘散,变成了再也没有人知道的秘密和传说。